官方微信
廣告
廣告

期貨之家
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
黃金獲“央媽”力挺,“買預期賣事實”再上演

金屬期貨 2019-6-12 12:46126

全球“央媽”流行降息,全球“央媽”也都追捧黃金。

  6月10日,中國人民銀行公布數據顯示,截至5月底,黃金儲備達6161萬盎司,較4月末增加51萬盎司。這不僅是央行連續第6個月增持黃金,其環比增幅也創下近半年來最大。

圖片來源:圖蟲創意圖片來源:圖蟲創意

  不僅是中國,根據世界黃金協會(World Gold Council,WGC)上月發布的《2019年第一季度黃金需求趨勢》報告,今年第一季度,全球央行增持黃金145.5噸,比去年同期增長68%,成為6年中同一周期增持數量最多的季度。

  另有數據顯示,今年以來,金價已較年初累計上漲近4%。

  黃金最大利空提前落地

  現貨黃金在今年出現兩輪“攻勢”。

  今年2月20日,倫敦現貨黃金達到每盎司近1350美元的峰值,這也是今年以來金價達到的最高水平。不過在2月20日金價觸及高點后的近5個月里,金價緩慢修正,并在4月23日、5月2日、5月21日不斷觸底。

  5月30日,市場最終小幅收于窄幅交投區間上方,隨后在5月31日出現了大幅上漲,將倫敦現貨黃金從每盎司約1295美元推升至1310美元。6月7日,金價被推至盤中高點1352美元,創下2019年的新高,收盤達到每盎司1340.6美元。

  CMC Markets大中華區市場分析師任震鳴告訴《國際金融報》記者,此次金價上漲的原因在于,基本面角度看,黃金最大利空提前落地,美聯儲“年內難有加息”,不過市場層面也已提前消化。

  任震鳴提示,留意第一波上升浪中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的升幅。2018年圣誕節后至2019年1月的美聯儲會議以及一些相關媒體報道,美聯儲對于當前美元利率水平維持謹慎,態度已經由此前的“絕對鷹派”逐漸改變,因此當2月21日美聯儲FOMC會議中“年內不加息”的預期落地,黃金價格出現回撤,“買預期賣事實”。

  “5月30日啟動的黃金升勢更為伶俐,除了技術層面的整理突破需求外,全球貿易環境惡化,以及中東伊朗問題帶來的地緣政治不確定性催化這波升勢。不過短期再度出現的1347水平附近賣壓,時間點上又恰好是周五美國公布了較差的非農數據,‘買預期賣事實’的市場格言再度上演。”

  多國央行增持加碼

  今年以來,全球各大央行增持黃金跡象明顯,對金價起到支撐作用。

  根據WGC發布的《2019年第一季度黃金需求趨勢》報告,今年第一季度,有9家中央銀行的儲備增加了超過一噸。其中,俄羅斯仍然是最大的買家,因為該國正在減持美債,作為去美元化的一部分。而在此之前的四個季度,黃金需求已升至715.7噸的高位。

  WGC市場情報主管阿利斯泰爾? 休伊特(Alistair Hewitt)表示,“我們已經看到各國央行持續的強勁需求。”他還認為,盡管黃金儲備并不太可能達到2018年的水平,但預計中央銀行本年度將繼續增持黃金。

  WGC還表示,央行中,除了哈薩克斯坦和土耳其等常規買家,第一季度厄瓜多爾央行自2014年以來首次增加黃金儲備,卡塔爾和哥倫比亞也出現大量增持。買家主要是希望減少美元依賴的國家,而且通常是黃金儲備份額低于西歐國家的國家。

  中央銀行一直是黃金的關鍵支撐力量,有助于抵消黃金投資者以及購買者的需求下降。

  任震鳴分析認為,全球央行增持主要原因兩點:首現,美元的升值周期始于2011年,爆發力的沖擊波段出現在2015年后至今,美元指數曾經一度至100水平上方,因此,新興市場迫于美元升值壓力,為了應對國際支付體系以及自身貨幣匯率的平穩,選擇增持黃金;其次,2017年以來,美國針對多國的貿易摩擦加劇,引發金融市場動蕩,黃金作為傳統避險資產,獲得新興市場資金青睞。

  WGC分析認為,導致2018年中央銀行凈購買量達到50年來的最高的因素仍在2019年初發揮作用。貿易緊張局勢加劇,增長緩慢以及低/負利率環境造成的經濟不確定,以及地緣政治的風險,讓各國央行不斷轉向黃金這一避險工具。

  后市難突破前三年賣壓水平

  任震鳴表示,對于金價后市表現,維持年初對于全年金價(倫敦現貨黃金)表現的觀點:暫難突破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三年的賣壓水平,即1360美元-1370美元水平區域。“2019年黃金價格整體重心上移,全年絕對值升幅在100美元-120美元水平附近(以1240美元-1340/1360美元水平計),全年振幅可能達330美元-360美元水平,即出現‘上漲-回撤-上漲’的邏輯,每一波段的空間出現100美元-130美元水平左右的振幅。”

  根據任震鳴的分析,年內還需關注黃金額外的波動率催化因素:

  一、G20會議期間,留意中美元首的重新會面以及是否有積極的動向出現。若有好消息傳出,則市場預期風險偏好將上升,不利于黃金表現。反之,市場預期將偏風險厭惡,有利黃金。

  二、伊朗地緣政治問題,美軍航母以及陸地、盟友的武裝配屬基本完成,武力攻擊伊朗的雛形已經形成。

  據環球網報道,5月8日,伊朗總統魯哈尼發表了重要講話,宣布60天內與除美國以外的伊核協議其他簽署方磋商,稱若訴求得不到滿足,將不再接受對鈾濃縮豐度的限制。因此6月底,伊朗60天的緩沖期結束后,伊朗是和美國重新啟動和談還是被迫向著戰爭邊緣發展,將影響黃金的波動率。

本文首發于微信公眾號:國際金融報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期貨之家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0
0

我要評論

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